NEWS DETAIL新闻中心  
   
大醉了,安得不醉!--醉在覆卮山
发布于:2010-10-01 14:26:33

第四纪冰川遗迹、冰川激情漂流、攀石浪、听泉声、赏奇石、观巧云,对生态旅游风景区覆卮山神往已久,今天终于圆梦了!

816,应上虞朋友热情相邀,我们诸暨市休闲登山协会一行七人,驱车前往上虞,登位于上虞、嵊州、余姚三市交界地带的上虞最高——覆卮山。

覆卮山海拔861.3,四周群峦环立,一片绿树幽篁。听说,早年山上古木参天,猛兽经常出没,当地人描述覆卮山是前冈大岭头,走路碰鼻头,云雾绕山头,老虎蹲岩头

一路上,拾级于逶迤的山道,我的目光游移于山径两旁。远远看到层层叠叠的梯田,蔚为大观,又见错落有致的古村落,俨然原始部落,清一色的老屋,古色古香,身居现代都市的我们平时很少看到这样的景致,便自然感觉特别好,发思古之幽情,心旷神怡。再说,这次也是亲近大自然之行,路途中野知了叫个没完没了,野蚱蜢山田鸡跳来跳去,野藤萝与人缠绵悱恻,来自大自然的天然图画与天籁之音,美不胜收。

已是午后一时许,烈日当空照着,阳光像瀑布一样从云端泻下,山间炎热,又没有一丝风,一个个都已是大汗淋漓,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样。

行至半山腰,我们见到了一条长达数百米的石河,国内被誉为冰臼之父的专家韩同林教授曾实地考察,确定此石河为第四纪冰川遗迹。面对这大自然的杰作,同行的人惊呼声此起彼落,声不绝于耳。上山的路是有的,可竟没有人去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攀爬石头,可见攀爬石头上山是何等刺激!何等愉悦!

说起来,这石河里的石头其大无比,石与石之间的缝隙特别深。但这石叠石的景观,又不同于悬崖峭壁,过石河又不同于攀岩,如果说攀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孤胆英雄的壮举,那么过石河就是一种群众性的健身运动,快的可以健步如飞,慢的也可以像蜗牛一样爬行。

我想细细品味这石文化,欣赏这石头的千姿百态,聆听这石缝里的汩汩水声,隐隐天籁,因而不急不慢地悠然徐行。这条石河也真是奇特,先别说形态万千,嶙峋多变,就说底下的水声,神龙见首不见尾,时断时续,特别吸引人。水声有时很大,如擂鼓鸣雷,万马奔腾;有时很小,如泣如诉,娇语如莺;有时沉寂,万马齐喑,万籁俱寂。记忆中我们诸暨东白山的黄金浪也有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形的奇观。

石河之下的涛声引发了我们无限的遐思,同行的人议论纷纷,各有各的想象力,有的说下面有恐龙,有的说是通天河,也有的说直通东海龙宫。我则在想,会不会是火山爆发的遗迹呢?

韩教授在带领考察组重点考察覆卮山山顶及苕花岭的冰碛物剖面时,发现覆卮山一带在距今291万年至350万年期间曾经经历过两次冰川运动,而且考察组在山顶上发现了冰川刃脊。冰川刃脊就是冰川谷之间或冰斗之间的长条状的尖锐的山脊。

考察组还在山顶发现罕见的冰冻脱石冰冻脱石是指在严寒条件下岩石表面在冰的剥蚀作用下脱落的现象,科学家对这一地质现象还未有正式取名。据韩教授考证,这种现象非常少见,他只有在西藏高原见到过。这一地质现象说明覆卮山地区在冰川退缩后曾经有过一段较长时间的非常寒冷时期,据分析,这个寒冷期至少经历过三次。此外,考察组认为山顶南坡可能有冰窑和鼓丘发育。

登临顶峰,顿生一种天地苍茫一览众山小之感。

忽然想起这覆卮山名字的出处来了。相传南朝山水诗人谢灵运回乡后,隐居在章镇姜山下,睁开眼就会望见这座山,一次他登此山饮酒赋诗,饮罢覆卮而此山得名。谢灵运是个寄情山水的大诗人,也是个在仕途上郁郁不得志的人,他一生游历的名山大川应该很多,不过,他只有游了这座养在深闺人未识上虞第一高峰后,诗兴大发,酒兴最浓,竟致有覆杯之举,可见这座山在诗人心目中的分量!我想,谢灵运那天游山至此,一定大醉了,酒醉,诗醉,山醉,水醉,石醉,人醉,心醉!覆卮山有三奇:山奇、石奇、水奇。身居此等桃源仙境,安得不醉!

无独有偶,南宋王十朋亦有诗云:四海澄清气朗时,青云顶上采灵芝。登高须记山高处,醉得崖顶覆一卮。还有王充、谢安、嵇康、李白……

我站在高山之巅,山凌绝顶我为峰。山顶上,草木稀少而多岩石,小的如猛兽,大的如石屋。最有名的数直立如神的七丈岩、一分为二的裂石岩、平整如盘的棋盘岩,还有峰窠岩、鹁鸪岩……遥望远处逶迤在天际白云间的曹娥江,再看落日熔金,祥云绕日的形状竟又酷似曹娥江,我也有几分醉了。

在度假村就餐时,临轩可观群峰,可俯幽谷,更可见落日晚霞,云蒸霞蔚,白云苍狗,变幻莫测,我们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美景,为覆卮山独具魅力的生态之美与人文景观拍案叫绝!

我大醉了,安得不醉!  

关闭本页